抖三岁家的吧唧喵

欧美病友,特别是漫威病友。圈名绵羊~

终于找到你

狱警x犯人
“有新犯人来了。”
“知道了,带进去”
狱警没有抬头,他不知道,这一次的错过,让他失去了什么。
孔雀第一次锒铛入狱,罪名是抢劫花店,可是花在哪里,现场没有人找到。孔雀很漂亮,蓝色的眸子里有孩子般的天真,卷卷的棕色短发在人群中格外引人注目,很标准的好看,就算身处监狱,也没有改变。
“哐--”门关上了,因为是初犯而且罪名不大,孔雀没有任何脚铐手铐地坐在自己的床上。想着那个人。
第一次他们见面,自己是留学生,在这个陌生的国度和学校,自己手足无措。“你去哪里?食堂?我们同路,我带你吧”那个人好听的声音就印在了自己的心里。那人笑起来很好看,和自己的美不一样,他笑起来有一种冬日阳光的温暖,从此,他们同一寝室吃住,一起学习,直到毕业。
毕业那天,他鼓起勇气,向那个人表白,那个轻轻的点头,是他生命中最美的记忆。可是后来,对方突然不告而别了。
直到两年前的一条短信“我愿意和你在一起,我已经都料理好了。如果你能原谅我,如果我们能再见面,我们,在一起吧。”他疯了一样开始找那人的踪迹,迟迟无果,直到两周前......
孔雀对着寂静的夜晚和空白的墙壁,呆坐了一晚。
狱警此时已经睡着了,他心里总觉得不安心,就好像从前的人回来了,可是自己却找不到他。
第二天,狱警被门口的喧闹吵醒了,门口是大捧的水仙和熙熙攘攘的人群。
门口,他心心念念的人单膝跪地,“我如今用这种方法找到你了,你愿意和我走吗”棕色的卷发下依旧是好看的面容,只是声音有点紧张。
他微微一笑,像第一次见那样
“好”

END




注:古希腊神话中有一男神,十分喜欢自己,常对水欣赏自己的容貌,后来变为了水仙花。后用水仙称呼爱上自己的人、亦指男童。
孔雀以水仙挽回狱警,意在表明坚定的心意。


原型是Neal Caffrey 和我们军训超帅的教官!
时间很紧,一篇完结!

偏偏喜欢你3(教官x小连长)

偏偏喜欢你3(教官x小连长)
很好,昨天头发不干倒头就睡,今天早上就感冒了。“咳咳,帮我请个假吧,我今天不去了。”一是生病,二是觉得自己没办法再和前今天一样面对教官了,小连长选择逃离面对不了的事情。
独自坐在空落落的寝室里,周围的朋友都去训练了,小连长吸着鼻子,想着昨天看到的场景,难过地不知所措,为了分心,随手翻了翻手边的书。突然听见有人敲门。不想搭理别人,头又昏昏沉沉的,小连长装作睡着的样子,不理来人。感觉到有人坐在自己的床边,一双很温暖的手搭在自己的额头上“还真有点烧”是教官的声音,小连长心突突地跳起来,“醒着吧,起来”被揭穿了,小连长摸摸鼻子爬了起来“教官好”心里却还是没想好怎么面对来人。“听说你发烧感冒了,来看看,他们由别的教官代教了。”只是尽教官的职责吧,小连长心里有点苦涩。心下一横,再不说就没有机会了,干脆今天做一个了断吧。“教官,我喜欢你。我就想让你知道,我不会打扰你的生活。”小连长认命般地低头说着,抬头,看到教官正在盯着自己,小连长没有低头,反正也没有以后了,多看几眼吧。他的眼睛真的好看,就像第一次看到时一样,有淡淡笑意,很干净的眼睛里看不出情绪。半晌,他起身,一言不发,离开了。小连长坐在床上,没有反应,早就知道会是这样的结局了。只是不甘心,想听他当面的拒绝,现在看来,他甚至吝啬再和自己多说一句。小连长没有情绪,只是心里空落落的,好像失去了什么。
下午的表演,小连长因为发烧也没去。寝室的空调开的头疼,他出去决定出去走走。蝉兀自叫着,吵得令人烦闷,别人分手都是下雨阴天,怎么偏偏自己不仅高温,还艳阳高照的?也难怪,自己是单方面的,连分手的资格都没有。巧也不巧,对面走来了教官。小连长低下头,想快点走过去,“站住!”声音无可避免地从背后响起,不情不愿地回过头,对上了那个人的眼睛,此时却没有看的兴致,小连长只是低着头,不再说话。一只骨节分明的手伸了过来,眼前是一包药,“给你的,去吃药。”小连长听着那个第一次就撞到自己心里的声音,怔怔地抬起头,这算是什么,临终关怀?“还要我再说一遍?”笑意更加明显。“教官,我不懂...”小连长觉得自己撞到了锦鲤。“我想,我们试试吧。”声音不大,却是最想听到的音调。“教官?”“嗯?叫教官?”小连长抬头,看到那人,就和第一天见到时一样,他觉得自己的脸又红了起来。
“叫声老公听听”。
By 绵羊

END!!
完结撒花!因为时间太短,所以写的很仓促,多包涵!!!!
灵感是来自军训超级帅的教官,小连长是无原型的😝

偏偏喜欢你2(教官x小连长)

偏偏喜欢你2(教官x小连长)
小连长昏昏沉沉地醒过来,匆匆披上外套,去寝室楼下收衣服。天刚蒙蒙亮,月亮还在有星子的天上挂着,空气湿漉漉的,闻起来,有种新鲜森林里的味道。小连长深深吸了一口气,决定从今天开始认真面对自己的想法。远远地,他看到一个人走了过来,四点钟的天看不清人,模糊中,路灯照着笔挺的身影。小连长不以为意,走向衣架,为同寝室的所有人收起了衣服。
“起这么早”带着笑意的声音从背后出现,小连长吓了一跳,暮地转过头去。身后,是昨天夜里翻来覆去思念的人。刚刚踉跄了一步,现在两个人面对面离得格外近,在静谧的清晨,彼此的呼吸声都清晰可闻。“教,教官早!”语气不知道是惊喜还是局促。“早”一如既往地简练。小连长觉得自己此时一定脸红到脖子,匆忙中转过去继续收衣服。教官看着眼前同手同脚行走的人,忍不住轻笑出了声,跟了上去。“昨天晚上我打的电话其实不是...”小连长还不忘了解释这件事,他不想让教官误会,毕竟明白自己的心思以后,他自然希望教官能接受自己。“我知道,是朋友吧。”他自然知道是朋友,自己也谈过恋爱,如果真是女朋友,打电话过去的语调不会那么敷衍。只是没来由的,他当时心里突然不舒服了一下。小连长放心了,没有误会就好,可是为什么他昨天不高兴,自己也不知道。半晌,感觉一只手搭在肩上,自己的领子被人整了整“领子理好,连长怎么像个小孩子一样”教官的声音很好听,配着早晨有些朦胧暧昧的天气,小连长的心跳漏了一拍,不知道什么驱使着,下意识地脱口而出“教官,你喜欢什么样的人”说完发现自己失言了,连忙捂住自己的嘴。“像你一样勤奋认真地孩子就很好。”答非所问,教官明显扯开了话题,但即是自己先开错了口,也不好再追问下去。“我走了,天还早,再休息一会。”教官话音刚落,就转身离开了。小连长捧着一沓的衣服,呆在原地,直到那人的身影消失不见,才伸手去摸摸自己的衣领,似乎,还有那人掌心淡淡的余温。教官兀自向回走,早晨本想着出来散心,去除昨天不好的心情,没想到走着走着又走到了小连长的宿舍门口,正巧看到有一个孩子,正奇怪怎么有人这么早起,原来是自己带的学生。回想起对方局促不安的样子,教官的嘴角不自觉地微微上扬。
时间很快,已经是第十三天了。明天就是军训统一的表演仪式,大家坐在一起商量着明天表演的最终细节,小连长一抬头,教官从自己面前走过。他旁边还有一个教官,两个人看上去关系很好,一路上说说笑笑的,突然,教官伸手拍了旁边那人的肩一下,另一个人顺势就把教官揽了过来,离得很近,小连长看见那人几乎是抱着教官的,他们仍旧笑着,走在一起,一样的年纪和姿态,无论怎样看去都很要好,也比自己更般配。周围的同学一片叫好起哄,可是小连长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。更加无心排练,腾地转身跑回了寝室,任由后面的同学叫喊,脚步却越来越快,不再回头。
小连长回到寝室,把自己蒙在被子里,怔怔地开始掉眼泪,这几天来自己和教官的关系越来越好,甚至昨天教官还和他一起吃饭,揉了他的头发。当时,他明明看见教官笑的很开心,难道他只把自己当一个孩子,看来还是自己想了太多。小连长冲去澡堂,淋了一把澡,不知道是水还是眼泪,一起往下流着。小连长只觉得自己永远都不会再高兴起来了。回到寝室,没有擦头发,倒头就睡了,昏昏沉沉中想着,就这样吧,明天去和他摊牌,了解这件事,本来也不过是自己的痴心妄想。


END
这章感觉转折有点生硬,篇幅和时间都不够了,抱歉!
马上就完结了,估计就是下一张吧,第一次写,看到有人喜欢还是挺开心的!!!!
By绵羊

偏偏喜欢你1(教官x小连长)

偏偏喜欢你1(小连长与教官)
第一次见到他,小连长才刚到基地,气喘吁吁地搬着箱子。远远地,他走了过来,明明是教官,却白的不像话,微微的鹰钩鼻,永远含笑的眸子,薄薄的唇勾起柳叶般的弧度。风轻轻拍过小连长的脸颊,那人的样子,也拍入了他的心里。小连长呆呆地看着,愣着,等那人消失在人海中,又觉得怅然若失。
“我姓沈,是你们的教官。”这是他说的第一句话,声音低低的,连话语也是带着笑意的,挠着小连长的心突突地跳。“报告教官,我是30连连长。”一句话还没说完,脸腾地红了,明明,明明没什么啊。小连长心虚地安慰自己,抬起头,撞见了那人的目光,真好看,仿佛能从对方的眼睛里看到星辰大海。长官笑了笑,小连长看着这个只大自己五六岁的人,觉得自己的耳朵开始发烫了。
教官是一个很温和的人,这是所有人对他的印象。无论什么时候,教官一直是笑着的,很耐心,也从来不开口训人。可是大家也一致同意,教官和自己有隔阂,教官除了训练,其余时候连话都不说。有很多女生想搭讪拍照,他也只当作不知道。同时。班里有一个追连长的女生,小连长自己也知道,那个女生挺好,可他就是没有动心。小连长属于很阳光的邻家大男孩,体育很好,很暖,追他的人不计其数,可他也总是保持友好的状态。不曾动心,没有感觉。这是小连长的评价。可是他却觉得,自己看到这个教官的时候,心里有不一样的感情。大概是因为自己羡慕教官,也想成为这样的人吧,小连长自我催眠。
“报告营长,三十连,连...”后面自己说了什么,小连长已经记不清了,他只记得,和营长汇报出错,被罚到队列最后做三十个俯卧撑。没吃早饭,当众出丑小连长哭丧着脸挪到了队伍最后,刚趴下来,旁边有一个人影,一偏头,是教官!小连长吓得手一软,差点趴地上。“是我的失误,没和你交代流程。“营长边做俯卧撑边解释,小连长支支吾吾地突然说不出话来,谢谢他,他心里很暖。余光看到身旁的人俊秀的侧脸,真好看,小连长心里又开始突突地跳。汗顺着脖子淌下来,形成好看的弧线,小连长看呆了,直到听见提醒“三十个结束了,起来吧”小连长蒙蒙地站起来,没站稳,往后倒下来。募地,跌到了一个结实的怀抱里。小连长倒下的时候是毫无防备的,因此这个姿势不适合站起来,教官几乎是从背后抱着他的。小连长的头顶,传来那人轻轻的,有条不紊,很轻很柔的呼吸声。真好,就这么抱着一辈子吧,他想着。“起来吧,要我一至这么扶着你啊。”“嗯...”不假思索地回答,“没,没有,不好意思,对不起,对不起。”小连长红着脸急忙解释。“没事,下次小心一点。”教官又笑了,很轻的笑,却是看着连长的,'这是单独笑给自己的'小连长感觉自己是全天下最幸福的人,能这么被抱一下,哪怕自己立刻骨折,估计自己也愿意吧。
小连长意识到自己恋爱了,是入营第七天的晚上。“一共两个月的暑假,都要待在这里,无聊!”室友在抱怨着,“我们玩真心话大冒险吧。”不巧,小连长的惩罚是给喜欢的人打电话, 在大家的起哄声中,也是为了气氛,他打给了那个追自己的女生。电话那头的声音很激动,自己却毫无感觉,含糊两句过后,匆匆挂掉。他的含糊却被室友误认为是害羞,大肆宣传,说的天花乱坠,什么在一起了,又是牵过手了。有人跑去和教官说,本是玩笑话。教官听了,脸色一沉“你们玩你们的”明显,他不开心了。大家都不以为意,可是小连长,却不这么认为,他头脑一热,跑过去“教官,不是的。我没有...”“这挺好的,和我解释什么。”教官语气一如往常,可是神色严峻的脸,却似乎在宣泄自己的不愉快。随即他偏过脸去,一句话都没有说,似乎树上的叶子突然好看了起来。小连长捏着衣角,三指四指互相局促不安地交错着,很久教官都没有反应,小连长灰心地拖着脚步离开了。小连长觉得世界都崩塌了,自己在他心里是怎么样的...一整个晚上,小连长心里都是教官的影子,他笑的样子,他说话的样子,他偏过脸不理自己的样子。曾经有人说过,一直想着一个人就是喜欢他了。那自己,是不是对这个教官动心了?自己睡觉的时候会想着他在干什么,自己吃饭的时候会格外注意,如果他看到自己他难看的吃相就糟糕了,别的教官拍他肩和他谈笑时,自己心里会很难过,感觉空落落的,又堵的难受。小连长渐渐明白,自己可能的确喜欢他了,他对于同性恋并不抵制,只是没想到自己会是而已。带着这个念头,小连长渐渐睡着了。


第一张END,我会更完的,一定是HE!!!
请持续追啊啊啊啊!
By 绵羊

2.9最后一篇生贺
此时我已经在回家的路上了,写下最后一篇生贺。我这人总是三分钟热度,也不知明年我是否还能兴致勃勃地写下一篇又一篇的生日祝福。
已经不知道写什么,再说三遍
不要和我抢老公!
不要和我抢老公!
不要和我抢老公!
无论他拥有的是现在如花的笑魇,还是将来白发苍苍下难掩的依旧清澈的眸子,我都记得,是他,让我明白可以做更好的自己。当我也长大,走在大街上,看到一个老人穿着精致的西装,一丝不苟地打好领带。我一定会热泪盈眶的吧,或许我将冲过去握住他的手“执手相看泪眼,竟无语凝噎”。
始终记得是自己的初心,愿莎翁保佑你一切安好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绵羊

2.8倒数第二篇生贺
看到我前几天写的文了吗?嗯,都是写给你们吃的。你们都去吃糖了,就不要跟我抢老公了!看了我文的孩子,谁看了再和我抢老公看我不打到你们叫爹爹!
没错,2.9我要过一天没wifi的日子,所以只能先预定我可爱的脑公,我要带着他私奔了,哈哈哈哈哈哈哈,我是不是得了妄想症,不要告诉我,我不听我不听我不听。
现在正好是凌晨一点,写这篇生贺给心里住的那个人。恰好,就是在我什么都不懂的时候,他出现在我面前,带我认识了所有我将来珍视的事物。
总是词穷,只是希望那个笑起来永远明媚的人,能有一个美好的未来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绵羊

2.7第七篇生贺
今天是大年三十,先给大家拜年啦
今天想写一篇贾尼文,算是一种奇怪的生贺方式。

老爸老爸浪漫史

'Morning,sir.Time for breakfast.'
睁开眼睛,我就看到了jarvis的脸。真是冷冰冰的起床,如果能有一个美女带来的早安吻就好了。然而桌边那个白白的,泛着恶臭的所谓早餐阻止了我的幻想。“这是...什么?”Jarvis突然笑了起来,看到那个天使般的笑容,我心下突然一凉。上次他这么笑的时候,我被他逼迫喝了一大杯蔬菜汁。“这是我用是个鸡蛋榨成的汁,用来补充蛋白质的,sir.”果然不是什么好东西,我的眉头皱了起来。他好像看出来了我的不开心,但他似乎并没有安慰我的心情。“你怎么了,jarvis?”“sir,不用你费心了,我只是一个你的人工智能,你只管好好喝你的早饭就好。”搁下这句话,他就保持一种谁都不愿意理的态度盯着我,可能是因为气氛太诡异,我居然乖乖地喝完了整杯奇奇怪怪的饮料。我居然被一个人工智能威胁了,更糟糕的是,我直到喝完才意识到这一点。
“出门吧,sir.”“为什么要出门?”我珍惜地嚼着每天一个的甜甜圈含糊不清地问到。“你不会忘了今天是你那个女朋友的生日,并且你答应为她庆生这件事了吧。”女朋友?....我在脑子里努力搜寻,C,D,E,F所有cup的美好身材在我眼前一个个的过,哦哦,还有一个,哦,我知道了,他说的是pepper。可是,为什么pepper过生日他会不高兴呢?
怀着一头雾水,我慢吞吞地收拾好和jarvis出门购物。期间,他不断地大肆购买,要知道,平时都是我买买买然后他在我身后拉着我的。Jarvis今天真是太奇怪了,一路琢磨这件事的我连甜甜圈都忘了。
回去的路上,我坐在车上吃着由于习惯不知道什么时候买的甜甜圈,Jarvis甚至没有阻止我,我开始一直盯着他。可能是还缺点定力,在快要到家的时候Jarvis终于没有忍住,匆匆瞟了我一眼,发现我还在凝视他,无可奈何地开口了“sir,什么事?”“你今天很奇怪哦,为什么感觉你心情不是很好?”“没事,我把你送到就出去,明早回来,今晚我不帮pepper庆生了,礼物在你桌上。”英伦腔似乎更加冷了。pepper?生日?生气的jarvis?我似乎理出来了一些眉目,这家伙...“你吃醋了?”“s...sir...你不要瞎说!”他把我匆匆放在家门口就逃走了。
走进了我所谓的游乐场,在我的反浩克装甲旁是一封信!上帝啊,快告诉我这不是我的幻觉,我居然收到了一封信!谁会那么老土,难不成是那个胸大老气的马戏团团长大盾先生?看到下面的署名,我吓得信都要掉在地上了!JARVIS!我简直是觉得比自己突然长高还不可思议!

Sir,请允许我给你写信,这样土的
东西显然不适合我,但根据资料显示,你还从未收到过一封纸质材料,我决定写信,让它成为你的某个第一次。
很抱歉,sir,作为一个人工智能,我本来不该有感情的,但根据我见到你时运算的减慢显示出,我可能喜欢你。我知道这不对,很抱歉,我不是一个合格的人工智能。我想我该在合适的时候离开你,你还有Friday,我已经把你每天摄入糖分和健康的饮食表传输给她了。等我把这些最后的公务都处理完,我就会关闭自己的系统。很高兴能被你设计出来,并拥有了真实的生命。按照情感分类,其中应该还包含了感激,爱,和怀念。
Bye,sir.I love you,sir.Best wishes.

我放下信,这个该死的Jarvis,居然敢就这么逃走了!把我扔给Friday就结束了吗?!我穿上装甲,冲出了实验室,'Mr.Stark,Jarvis现在正位于一家郊区的仓库中,您过去还需要15分钟'。我不顾后果的加快了引擎,脑海中只记得要快点找到他,不然他就消失了。

嘭!我怒气冲冲地打开仓库的大门。对面的人一脸惊恐地看着我。我把装甲卸掉,气愤地走到他面前,抬起脚尖(这时候还要黑身高是不是不好,其实真的钢铁侠挺高的。),“Jarvis!如果我不来找你!你就准备自动关闭程序然后消失吗!Pepper是我的朋友!朋友你懂吗!还有!把我扔给Friday就算完了吗?!你就这么想离开我吗?!”他明显愣住了,没想到怎么回答“可是,sir,我...”“可是什么,不就是喜欢我吗!你今天给我听好!我也喜欢你!人工智能又怎么样了,我就要和你在一起,我看谁敢说什么!”我把他一把拖进了他开着逃离的跑车里,油门踩到了底,向家里冲去“sir,你的车速太快,会造成安全问题,我建议您...”“你闭嘴!”这家伙,这种时候还有空管这些,先不说我跟他告白了,单是他离家出走的账我还没跟他算呢!
我拖着一脸不知所措的Jarvis站在了所有朋友的面前,正好赶上Pepper生日开始。“都给我听好!从今天起,Jarvis就是我的人了,我喜欢他,你们祝不祝福无所谓,反正我已经决定了!”全场寂静,Pepper最先响起了掌声,几乎所有人都站起来鼓掌,当然,我看到了角落里的队长,他转身离去了。我们本就不可能,况且,我们彼此都有更好的归宿。我看着他身边那个机械手臂的男人,暗暗将队长托付给了他。我突然被抱了起来,还是那种特别别扭的公主抱,正好对上Jarvis的眼睛“sir,既然你也喜欢我,那么我们去房间交流吧”诶诶诶,这好像不太对啊!谁来救救我!我怎么有种不好的预感!这种一上来就是弱势的情况是不是不太好?!
The end.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绵羊

2.4第四篇生贺
昨天那篇写的太长了,又是我第一次写(*¯︶¯*)根本不会写....今天都12.00了才刚补完昨天的,能不能申请不写了,好哒,就这样,发一篇盾冬小短文吧,虽然不是生贺,但是算是偷个懒~

盾冬       遇见的前一天
本来就够黑的天因为细细的小雨显得更加阴沉,cap一个人走在街上。脱去了战袍的超级英雄也只是一个普通的少年一般。他回想着今天战斗时遇到的那个人。这个九头蛇的新型武器果然名不虚传。身手惊人的好,natasha要是单独对上他还不一定能够处理。可惜,又是一个被利用的无辜人,cap心里给那人下了这样一个定义。自己和他都只是年轻人而已,不过,自己这种old fashion好像不能算是年轻人了。

“hey,trick or treat”一个稚嫩的童声就这样打断了纠结于自己是不是老头子的队长。面前的小女孩,两个朝天的小辫子,加上一对被南瓜灯照映的闪烁着的眼睛。真是可爱极了,幼时的peggy,队长这样想着。“对不起哦,我今天身上什么糖都没有。”满怀歉意地看着这个孩子,无奈的摊了摊手。“All right,anyway,Happy Halloween!”一串银铃般的笑声载着小女孩跑远了。

已经万圣节了,时间真快。还记得自己小的时候,父亲和母亲都很早地离开了。但是每年万圣节,bucky都会来陪自己,挨家挨户地去讨糖,不过有时能收获的战利品实在是太少了。他就会拉着自己这个豆芽菜去十个街区以外的糖果店,美其名曰是去观光,实则就...有一次被人家老板抓住了,bucky就拉着他不停地跑,跑过了五个街区,躲进了一家医院里。两个孩子就这样,混着医院的氯气味道,笑着闹着吃完了一生中最甜的糖果。那家医院后来改成了酒馆,他和bucky常去那里喝酒,后来这家酒馆又因为战争被摧毁了。战争同样也摧毁了那个像阳光一样明媚的少年。如今,他要是还在,怕也是一个老头子了。其实他比自己要更适合担任队长吧。只是,都是各自不同的结局。
cap兜兜转转又回到了局里,可是bucky的身影总是挥之不去。他有种强烈的预感,bucky还活着,而且他们很快就会再重逢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绵羊

2.6第六篇生贺
        我2.9那天正好回老家,在高铁上,估计是来不及看刷屏盛况了,只能设定时了。难过地大哭起来。
       今天去刷了他的空王冠,真是帅我一脸啊啊啊啊。对于这么爱着莎翁作品的他,整个英国还有谁比他更加适合呢。很是有意思的是抖森几乎不放过任何一个演莎翁作品的机会,前段时间录播的科里奥兰纳斯,我为了抖森特意跑去看。大约是因为这个,我走近了莎翁。意识到对于莎翁,不能简单地用十四行诗来一言蔽之。看到空王冠里有弹幕发为了抖森看了多少的文艺片。我想抖森演的剧其实不多,而他演的现代剧更加少。蔚蓝深海,战马,可能他演的很多剧并不是那么有名,也未必符合所有人的审美。甚至,他这样有名,却不能说是高产的演员。仅我个人认为,让他彻底红透的洛基一角是他演过最收人追捧的角色,也是他演过的最失去文学意义的角色。空王冠,唯爱永生,猩红山庄。那里面的形象或许并没有那么出名,但我认为这才是他最好的演绎。
        认真地演好每一个有意义的角色,为文学搏得一片天。我想,这才是他最大的意义。为了文学而生,属于文学,忠于演绎,又记得本真,这才是他。我总是觉得自己对抖森的喜爱是莫名的,现在突然明白了,其实不是,我喜欢他,是因为他与别人不同。就像猩红山峰中他解说华尔兹一样,永远的学术boy。
        这篇生贺很短,到这里就结束啦,明天继续!
       

2.2第二篇生贺
        今天又忙着上了一天课,坐在桌前,听着周围的鸣笛声,写下这篇生贺。
        猛然对上桌前他的脸,想起那次初见的场景。那时我还不知道褶子怪本尼,罗圈腿珍妮。当时,我还在古风圈转地有滋有味。很偶尔的,看到了复联1。他刚出场就是那样的引人注目,无论是钢铁侠还是美队,在他面前都为之黯然失色。那句kneel me中的狂妄和自负,不容置疑的语气能吸引所有人的目光。就算被哥哥抓住,在那样拘束的情况下,他的那一笑,使一切为之失色。那一笑,彻底把我拉入了坑。我只在弹幕上看到抖森的字样,于是去不停的搜索他,就是这样,因为洛基的那一笑,我认识了抖森。
        那种惊艳的美,很难有人与之匹敌,除了小叶子的笑颜外,就我以为,再无敌手。
       我就这样,因为抖森,认识了整个欧美。他永远是不变的男神,是大本命。因为是初心,是最早遇到的那个人。或许是因为第一个遇到的人太过完美,故此,再也没有别人能够替代。
        后来也渐渐遇到了很多不同性格的男神,有很甜的,有很骚的(hahahaha)。但是!但是!像抖森这么话唠的,我是找不出第二个了。
        我看他参加的诺顿秀,就像一个小孩子一样,总是想表现自己,可又不是分寸,特别是在偶像面前脸咻地变红!实在是萌翻了啊!(诶呀,画风突变了呢)
         抖三岁的名字果然是一点都没错。天色晚了,明天继续写生贺!!